渑池热线

探访百年木榨油工艺 古法压榨引八方来客纷至

发布时间:2019-10-28 10:49:38
合肥10月27日电(高波张梦一)安徽省巢湖市下葛镇元通村有一家古老的榨油店,这里四季芬芳,全村的人都来这里煮油吃饭,渐渐地,古法挤压的油...

合肥10月27日电(高波张梦一)安徽省巢湖市下葛镇元通村有一家古老的榨油店,这里四季芬芳,全村的人都来这里煮油吃饭,渐渐地,古法挤压的油出名了,石里巴乡的人都知道了老油店,随着爱啊劳动号角的响亮,劳动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徐义杰是这家老油店的老板,今年58岁。麻布运动衫和短裤看起来像是体力劳动。一位白发和格子围裙的是他的妻子,54岁的李义。这对老夫妇都是这家石油店的员工。

这对老夫妇都是这家油店的雇员,高博。

徐一杰说:我一走进老油店,就闻到了一股油味。这对夫妇正在为当天的木材压榨工艺做准备。木材压榨油经过选材、汽车种子、油炸种子、研磨、蒸煮粉、草、散粉、圆形蛋糕、踩踏、压榨、楔形、碎裂、收油、沉淀、汽缸唤醒、人工操作复杂等十几个工序。每一个过程都很难被现代采油技术所取代。

我的木棍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!赤身裸体去打仗的徐一杰说起眼前的古董,看上去很自豪。老徐说,这台木压机是旧社会的房东拥有的,然后扔到他们的房子里。手里拿着的木锤是红枣树的树干,它已经用了一百多年了。他一年一次对这些机器进行翻新一次。

徐一杰抱着木锤,利用中间麻绳悬挂的杠杆原理,支撑着一端,然后利用嘟嘟的声音,利用前面的惯性,沉重地敲打了木压机上的楔形。高波摄于此。

哎呀,啊!。哦,嘿,嘿。一声响亮的劳动号角响了,这是徐一杰挤油时发出的气体信号。他赤身裸体去战斗,全身都没有一片脂肪。如果你每天挤压它,你就不会变胖。老徐说。

他怀里抱着一个木锤子,用挂在中间麻绳上的杠杆原理支撑住一端,然后,在向前移动的惯性下,他沉重地敲打着木压机上的楔子,发出嘟嘟的号角,他用挂在麻绳中间的杠杆原理,然后用前面的惯性敲打木锤。金属包裹木在两头的撞击声传遍了整个油店,发出了清脆的回声。

徐一杰正在用高波装圆饼。

打了十几下之后,圆润的菜籽油开始从木制的印刷机里流出来,而且味道和锅蒸的时候不一样。这一次,油压机的味道就像厨房里的油炸花生。

徐一杰的有方虽然古老而偏僻,但却诠释了一句老话:酒不怕巷子的深度,这里的油水源源不断。我们一次只能挤出有限数量的人造木材。徐一杰说,一次只能从30多斤菜籽油中挤出200多斤油菜籽,一次挤出更多芝麻油,大约100斤。这些油一点也不担心卖,合肥人来买,一个人至少要买几十斤。

一大锅热,盖上一层白纱布,里面已经炸碎了油菜籽高博的照片

为什么现代人更喜欢古老的方法来榨油?徐义杰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说,法国古代的木材提取油能最大程度地保留油的原有香味和营养。那么,你所要做的就是尝一尝。老人笑着说。

徐一杰正在通过插入楔形来拍摄高波的照片。